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YT国际生活

http://cn.tmagazine.com

 
 
 

日志

 
 
关于我

“纽约时报国际生活”(cn.tmagazine.com),是基于“纽约时报风尚杂志”(The New York Times Style Magazine)的中文风尚人文在线杂志,旨在提供深度、前瞻、富有创意和有趣味的全球风尚人文资讯,同时兼顾中国本土报道。它的内容涵盖英文版“纽约时报风尚杂志”的一流作者和高质量内容,同时由本土资深编辑团队和著名撰稿人创作中文原创内容。 提供时尚、创意、健康、教育、科技和地产等领域的前沿性实用服务信息。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学马哲时,他们在学什么?   

2013-11-13 10:16: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发表于“纽约时报国际生活” (http://cn.tmagazine.com
我们学马哲时,他们在学什么? - NYT国际生活 - NYT国际生活

在欧美高校读交流/传播学的博士学位,很多人都有教授本科生人际交流或者公共演讲等基础课的经历。这个学期,我教的人际交流课之后是堂ESL课(即给英语为非母语学生开的英语课),里面有一些初来美国的中国学生。有一次上完课,我忙着收拾东西给ESL课腾地方。有一个中国女生盯了我一会,怯生生地用英文问:“你是中国人吗?”得到肯定回答后,她很兴奋地跟其他中国学生说:“你们看,一个中国老师!”我有些哭笑不得,她接着问道:“老师,您教什么课?”我说:“我教Comm101,人际交流。”看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我接着说,“这是General Education(通识教育)的一门课,等你读本科,大概要选的。”听了这些,她并没有明白很多,这让我想到我最初接触美国大学通识教育的感觉。


初来美国读传播学研究生的时候,我有幸获得学院的助教职位。我本科不是传播学的背景,即使是,国内传播学的研究方向主要是传媒领域,跟美国本科生要选的人际交流或者公共演讲课关系也不大。经过两天匆促的培训,拿着一本陌生的教材,我被推上了讲台,面对二十几个美国本科生,承担起培养他们口头交流能力的责任。第一个学期战战兢兢教课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到现在已经在两所大学教过六个学期,十二个班的学生,对于这门全部本科生必修的课理解渐渐深入。


如上面所说的,口头交流能力是很多美国高校本科通识教育的一个核心要求。培养这个能力的课程通常是人际交流和公共演讲两种课,或者是一门混合课(Hybrid Course)。我本人教过一门混合课,学生既要学习公共演讲,也要学习人际交流的内容。不管是什么样的形式,第一节课要处理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学习交流。这个问题也回答了为什么美国大学要把口头交流能力作为通识教育的核心要求。不同的教材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会多少有些不同,但是大概包含下面几个原因。一是交流能帮助人们处理人际关系;二是交流有益于人们的健康;三是交流能力能够帮助人们找到工作并做好工作。通常教材里会提到美国雇主对于雇员最重视的十大能力当中,口头交流能力和公共演讲能力通常排在前三名(另外一个是书面交流能力)。


通识教育关注这些核心能力,比如我现在就读的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本科通识教育要求学生具有的核心能力包括口头交流能力、书面交流能力、数学推理能力和信息科技能力等。不过,通识教育并不等于核心能力教育,因此除了这些核心能力要求,这所学校还要求学生学习涉及文学、艺术、自然科学、西方文明史/世界史、世界概况、社会科学/行为科学各领域的通识课程,通常每个领域会要求学生选修一门相关课程。可供选择的课程数量繁多,比如文学方面,有23门课程可选,包括中国文学概论、中国现代文学以及中国主要作家等课程。


因此可以看到,这所学校的通识教育的要求包含两个层面,一个是核心能力,这是对于高等教育对象纵向的要求。这些要求不但有助于学生在大学教育中的成功,也能够对他们以后工作生活有很大的益处。另一个层面是通识要求,这是一个横向方面的要求,大学教育不只是培养生存生活的能力,全面的视野也很重要。


对于美国本科通识教育有所了解之后,我会和自己在国内本科的经历做比较。跟通识教育相比,国内大学相类似的是公共必修课,通常是几百人一起上的大课。在我教人际交流课或者公共演讲课的时候,最开始我都会提到我自己的经历。我会很坦诚地跟我的美国学生说,我在中国读本科的时候没有学过任何口语交流能力的课程,反而被要求上各种政治课。接着我会告诉他们,大学毕业工作的时候,尽管我在一所国际学校做中文教师,我感觉最缺乏的不是教学法,而是人际交流能力。这也是为什么读研的时候,我没有选择教育而选择交流传播专业的原因。


回头看我的大学成绩单,有一半的公共必修课接近美国通识教育,比如信息技术、法律基础、美育以及中国文化课程。即使这些课程可以部分培养学生的核心能力或者通识水平,但我没有看到这些课程背后的系统性和理论支持。另一半是有中国特色的政治课程,比如思想道德修养、毛泽东思想概论、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邓小平理论。这些课程在我以后的工作或者生活当中,几乎一次也没有用到。可是这些政治课程似乎已经伴随了我的一生,工作几年后我决定读研,如果在国内考研,政治课仍会伴随着我,于是我毅然选择了去海外留学。


在教授口头交流能力课程的同时,我也在补齐自己在该方面的教育缺失。人际交流课让我对自己的人际交流、关系维持、冲突处理、以及团体合作都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而公共演讲课更是让我获益匪浅,比如在做演讲展示的时候,我会用一个笑话开场来吸引注意力,然后给我的听众预览主要观点,在观点之间加入过渡句,在结束的时候对自己的观点再加以总结,并且有效地运用一些视觉辅助。中国古语“教学相长”在我这三年的教学生活中得到很好的体现。因为我的经历,我可以补齐缺失的口头交流能力的培养,但是其他能力以及视野的培养呢?或许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况且还有很多人没有留学的机会,或许都不知道自己缺失了这些能力和视野的教育。


这个学期我教的一堂公共演讲课上,有一个学生选择的演讲题目是“通识教育纯粹是浪费学费”。我饶有兴趣地观察他准备并演讲的整个过程,包括发展自己的主要观点,做研究找支持材料,准备视觉辅助,以及向同学慷慨激昂地演讲等步骤。他或许并没有意识到,在抒发观点的同时,他也锻炼了自己的口头交流能力,达到了通识教育的目的。

杜玉翔是乔治梅森大学战略传播博士生。

阅读更多“教育”频道文章,请访问纽约时报国际生活 http://cn.tmagazine.com

纽约时报国际生活推荐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53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